seika

我又活过来了!
很幸运地每次丧得要命的时候都有eito给我力量。
直到开控前都很担心,陆陆续续出repo之后才安心。
新曲很wanima也很关八,歌词写得真好,自动词和他动词的文字游戏太有趣了!

牢骚:
他习惯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不代表他就真的低姿态任人践踏。说我没有娱乐精神也罢,但我确实不喜欢别人轻易地拿xsr这些不好的词套在他的身上。为什么说别人的时候,提一下这些词一点就炸,而轮到他,好像就什么词都能用?
由此引申出来的,为什么很多wm女孩在橙担之中不受欢迎?
不是cp太rio所以别家嫉妒,也不是毒o看人不爽,而是在很多cp饭的描绘里丸常常都变成了背景板或踏脚石,姿态太低了。就比如说有期buzz rhythm里丸被爆料说对su做了xx的事情,然后被众人起哄,cp女孩可能觉得是大糖,但是有没有人注意到他被主持调侃时的脸色和冷笑呢?相信没有几个人乐意被人当成骚扰狂魔的吧?很多人在萌的时候,只顾着写一方是多么可爱、耀眼、迷人,可另一个呢?除了所谓的迷恋、宠溺之外还有什么?本身丸的性格不外露比较难写是一方面,但实在是太少见到有人尝试去理解他的了,好像除了真情实感的喜欢之外什么标签都没有,浅薄到让人不舒服。我并不想说什么(也不觉得)wm这么多年全是虚情假意营业做戏,但在这段复杂关系里缺乏对他应有的尊重和理解,这是最大的问题。

看完邮件视频眼前一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哭了。
所以呢?
4月9日摔伤,4月10日最终确定。
知道门把重病身体还没恢复,结果说的是“比起你们请让我先考虑自己的人生”。
你的人生?
那其他人呢?受伤住院的人的人生呢?
今天起我做不到支持6+1了。
很抱歉忍不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件事情。

存。

最近一直在反思一件事情:自己是不是被一些思维框架束缚住了。

遇到事情,习惯性地去套用某些分析框架,各种各样的理论。

在学习上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还挺高兴的,学校的学术训练没白费,总算有一点点思维上的锻炼;

但是放到追星上,总觉得怪怪的。

有门课是学定性研究方法,要写篇课程小论文,当时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啊退社这件事情可以写一写!”

最后并没有写这个题,但我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了一跳。

有一种微妙的罪恶感。

偏好当然是有的,也会有自己的选择。然而我没办法只站在一边说话,比起表达自己的观点,更加喜欢跳脱出来替两边分析左右互搏,怎么看都像是在和稀泥。或者说,因为自己习惯于这样从上帝视角出发,所以没办法像很多人一样表达自我,也似乎没那么容易真情实感,很难体验到那种全情投入的感觉。就算再怎么喜欢再怎么讨厌某个人,抒发完了(往往是悄悄在心里念叨两句),都会经常忍不住反思(或者说怀疑)自己。

追星本身是一种自我情感的表达,用某种逻辑和框架去诠释它是正确的吗?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我是不是应该留给情感一些余地?再进一步想,追星到底是什么、是为了什么?我还没想明白,但我真的应该要去想清楚这件事情吗?

说要揭露真实其实已经在塑造幻象
营造假象者才是在传递生活的现实
抗争的故事看多了就觉得没意思了
具有鲜明性格和独特行为的“非人”在舞台上要招人喜欢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既不酷又不耀眼的普普通通的“人”能招人喜欢才难得
不普通的人太多反而变得无趣了
因为是普通人所以才特别
越普通越有可解读之处
越没有波澜才越深不见底

纯粹基于爱好形成的网络社交让我感到非常不适。
我需要情感和观点的交流。

今天复盘前段时间打的比赛,题目是“人生在世重在我尝试过还是我没做错”,最终的争论核心落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上。休息的时候和队友(圈外人士)聊起最近的退社事件和后续的一系列争论,发现和辩题有微妙的相似之处,于是竟然很认真地讨论了一下如果这是场比赛的话正反双方该怎么办。

先说反方。

那个长微博我看了,虽然不太赞同“他没做什么贡献全靠团带飞”这样的观点,但是里面的数据确实很厉害。反方肯定会往低了打,就打现实可行性,两个点,第一能力不足第二代价巨大,然后最后升个价值“人是社会性动物,对自己负责也要对他人负责”,出道多年只写了7首歌这个数据太强悍了,再加上替代方案:在社内团内也可以学习音乐,尤其是在其他人(某前辈两百多首作品)的惨烈对比之下,正面刚很难反驳掉。

所以其实正方提出支持音乐人追梦这个点并不好,光是“音乐人”这个前提就很容易拆掉,尤其是在有其他人对比的情况下。打感情牌没问题但是渲染的方向错了,也不应该硬说事务所打压,说一两次还可以,但是在同事务所的人的对比下就显得无病呻吟了。如果是我们就这么处理了:正因为意识到能力不足所以要出去学习;自己就是做不到像别人一样兼顾各项活动,所以希望能彻底离开这个环境。要打感情牌就往高了打,箭头直指体制本身,反方所提的那些代价恰恰是体制带来的,从青少年时期二十年来被捆绑在体制内,粉丝的喜好让他觉得很痛苦迷茫,所以渴望能摆脱这种束缚,即使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不在乎将来成不成功,只是想稍微轻松一点,仅此而已。

和老东家理念不合好聚好散,本该是可以传为美谈的事情。退或不退,于我而言都是值得赞赏的事情。大家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举动。但这次掐架之所以激怒那么多J内其他饭,并不是因为他本人做出了退团这个选择,而是因为在支持这一选择的时候,粉丝把人捧得太高,急于将一切问题都归因于外界。过分地神化自己的偶像,除了能给自己一点点心理安慰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那些追捧,是不是也在无形之中成为了对方精神压力的一部分呢?

这大概是打辩论的人面对最近的鸡飞狗跳进行的自我排解和自娱自乐了。现实远没有设想的比赛那样条理清晰,要保持冷静和清醒太困难了,唯一能做的只有安慰自己双方都有道理都有各自的立场。唉。

突然意识到

不是“为什么他身上这么多毛病我还是喜欢他”

而是“啊啊啊啊他有这么多毛病所以好喜欢哦”